wwwing

思君不见下渝州

哈哈哈哈哈


进击的红色可乐罐:

这是一个…关于榴莲的故事。

(第一次做小剧场哈哈哈哈)

#给你们的话

猴妹er° /▲゛:

之所以转这篇文章是因为这篇文章说出了我想说的。lo里和我熟一点的都知道我是千骑,只要伤害到易烊千玺的事,我铁定会炸庙。别人什么属性我并不在意,只要不是脑残黑粉,我都能玩到一起去。自认为我属于三观正的那种,甜福宝三个孩子都是我心头爱,我不舍得做出伤害任何一个的事,再小也不舍得。还是那句话,易烊千玺爱的人我都会一起爱。


最后,不指望你爱他。只要别伤害他。


duriduri:



小婶娘:



打易烊千玺的tag,搜到一篇算作kyo写给千玺的文,看完有点感触,就想写下,这篇不算回应的,给“你们”的话。

  



  


其实于我来说,盛世也好,初心也好,只要你不黑不酸不踩,属性这种事,真的不想在意很多。毕竟,你看你的首页,我饭我的爱豆,手不长脚不长,大家各自过的好就行。只是后来,饭圈这么多事,让人时常,忘掉初心。

  



  


易烊千玺,不曾参与他们的曾经。不懂小竹马的感情,更不是同一地方的人,从各个方面来说,和你们的世界有点远。

  


所以,我能理解,唯二的,不容许任何人掺进来的心情。

  



  


但是,易烊千玺,参与了你们的未来。

  


你说强行插入也好,你说看不顺眼也好。

  


但是,无可奈何。他已经,参与了现在,并且,要一起参与未来。

  


这点,不看不听不管不顾想否认,但是它就是存在的。

  



  


参与进来,不代表,会破坏竹马的感情。

  


参与进来,不代表,是另一种感情。

  


如果你们不希望,他成为竹马之间,特别的存在,特别的感情,我可不可以看作,你们在害怕?

  



  


易先生,稳重,习惯,隐忍。

  


你们不愿他进来,我们也不放心他一个人独闯那个世界。

  


他依旧,是,压力放在心里。依旧是,习惯的,沉默;习惯的,承受;习惯的,习惯。多多少少,有点依靠吧。多多少少,有点改变吧。

  


只是很多东西,没法改变也改变不了。

  



  


小竹马很像soulmate。两个人的交流,轻松自在。我还是路人的时候,就被两人一起长大的动图戳到了。

  


易先生,从不曾刻意的,进入那个世界,那个时光没有他的世界。他只是在安静的看,安静的笑。

  


他很喜欢你们呀。很喜欢,小竹马。

  


有多喜欢呢。

  


应该就是每个周末坐红眼飞机麻麻粉心疼的不得了的时候他还乐呵呵的想着是可以去和小伙伴玩。

  


应该就是那个淡淡然说习惯了的小蘑菇头斩钉截铁地说期待10年演唱会。

  


他很喜欢,所以很珍惜。

  



  


易先生,很淡然的说,我没有参与练习生时期。

  


这样实诚的撇清,让我大吃一惊。

  


说到练习生,很多宣传片和采访介绍中,都有提过,两个孩子,是怎么坚持下来了。

  


我却想知道,易烊千玺,是怎么在无数个风风雨雨里,把他学的东西,坚持下来了。

  


但是,我却不曾知道,你是如何坚持下来的。因为你不曾提及,大伙,也不曾提及。

  


你总是像这般,把事憋心里。以至于,所有人,都在告诉你,我们在。

  



  


初心是替代不了的。无论如何,都是无法替代的。

  


三孩子的感情是真好。至于,谁和谁更好,不想用来比较。

  


我只是,在你们心疼你们的初心时,想说一声,我们,也把自己的心头肉,搁在了你们的初心的世界里。你不容许参与,我们不放心给予。

  


谁都是将心比心。

  



  


我希望小竹马的感情,长长久久,但是我也看的见,三个孩子的感情,真真切切。

  


时常还是会心疼。但是,已经发生的,从来只能让它进行下去。

  


我的易先生,不是和你们格格不入,只是看开了,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不一样,不代表,你比我好,还是我比你好。

  


他只是坚定的,不去刻意进入你们的世界,而是,用自己的方式,和你们在一起。

  


他不再回答艺术类院校,不再回答不是自己想的理想。诚恳又坚定的,说了自己所想。不是因为要撇清,不是因为觉得自己比谁强,他只是看清了他会的他在乎的,他的世界。

  


不一样。当然不一样。生活习惯,爱好口味,一方水土一方人,他怎么也不可能,和你们完全一样。

  


以前小小的他,也许带着羡慕的姿态,安静看着你们。现在的他,坦坦荡荡接受了一切不一样,和你们并肩。

  


所以,我的易先生,不需要你来心疼,也不需要你来排挤。

  


我看到的,是他已经,笑眼盈盈的,和这个世界,荣辱与共。

  


最自然的他,和最自然的你们。

  



  


我也有我的初心。我虽执着我的初心,却不会忘记,怎么去看这个世界。

  


他们没变,你们却变了。

  


他没变,你却变了。

  


他们都没变,我们,却变了。

  



  


那是无可争议的岁月。我不否认过去,但是我也不承认,现在的岁月没有他。

  


总有人说倒贴。我就想问,你愿意,把你的心头肉,拿去倒贴?

  


你可以说,成长的故事里,有他就够,不再需要他。

  


但我的故事里,需要他。

  


他们的故事里,需不需要,由他们,亲口说。

  


小公主以前对偶吧的誓言,现在依旧在此用:“不是你亲口说的,我都不信。”

  



  


一个没有团魂的,没有属性的,人,在这,祝,三个孩子,平安健康快乐幸福,一直一直,成长相伴。



[凯我]声音

虐哭(´╥ω╥`)

bulingbuling千玺子:

《声音》

                        ——最美的错过,是我爱你




【推荐BGM·会痛的石头(我是听着这个写的)】




最后的记忆停格。




在那个蝉鸣不止的夏日。




阳光透过树荫撒下来。




一片荒芜。




从小,我就知道,我和别的孩子不一样,“哈哈哈,哑巴又来咯!”面前的孩子们大笑着,眼睛里却没有丝毫的善意,赤裸裸的嘲讽和幸灾乐祸似乎已经稀松平常。




本想快步绕过,却被一只不知道从哪里伸出来的脚绊住,扎扎实实的扑倒在地,膝盖和手肘传来一阵钝痛,可是没关系,拍拍身上的灰尘,我没事人一样站起来,微跛着往家的方向走去,习惯了。




“哈哈哈!你活得像只蟑螂!踩都踩不死诶!”身后,是没有温度的一声大喊和一大帮孩子嬉笑起哄的声音。指甲早就已经掐进了掌心,浑身每一个关节都无法抑制的颤抖着,我大口呼吸着,似乎连空气对我都格外吝啬,眼泪再也憋不住的大滴落下。




只是不会说话,我错了吗?




“嘿,你没事儿吧?”一步一步缓慢走着,身后刺耳的声音渐渐减弱,耳边突然的一声问候,把我着实吓了一跳。满眼戒备的看过去,小小少年的一双桃花眼好看得不可思议,他微笑着,脸颊上精致的虎纹平添了几分调皮的味道,此时他正眨巴着大眼睛看着我,如同清泉般干净的瞳仁里盛满了担忧。




是个生面孔呢,估计是刚搬来的,低垂双眼,摇摇头绕过他想继续往前走,“恶魔大军”,估计又要壮大了。




“诶,你别走啊!”他却没有被我的负面情绪影响,一个大步蹦到了我面前,“我叫王俊凯,刚搬来的,你叫什么呀?”




阳光从他背后照过来,照得他头顶几根呆毛滑稽得可爱。不知道是多久,没有人用过这样真诚的表情注视我的眼睛,一瞬间,喉间一痒,我甚至愚蠢的以为马上就能说出点什么,最终却还是颓废的握紧双拳,指了指我的嘴巴,对着他摇了摇手,[我不会说话]。




看他眼睛里越来越浓重的疑惑,心想他大概也不会想和我这样的人有什么交集,低下头想要默默走开,他却又一个大步跨到我前面。




“你是不是不会说话?”他俯下身,问得小心翼翼,生怕伤害到我的自尊。犹豫着点了点头,我又摇摇头,[我不会说话,但是你别和他们一样讨厌我好不好?]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他似乎和那一帮猴孩子不那么一样。




“没事儿,那以后我来做你的声音。”他突然笑开了,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咯咯咯”很开心的样子,。




那是我第一次遇见王俊凯,一个对我温柔以待,在我生命里,第一个能够被称作为朋友的人。




“小轻,快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坐在公园长椅上发着呆,小凯颠啊颠啊,像只小马驹一样蹦了过来。




对了,忘了自我介绍,我叫叶轻,也许从小爸妈就预言到了我的命运,如同一片树叶一样,轻飘飘毫无价值的孩子,才会给我取这么一个。。奇怪的名字。小凯一脸兴奋的在我旁边坐下,小心翼翼的展开手里的一团纸巾,一枚小小的牙齿躺在他有些肉嘟嘟的手掌心,“我掉的第一颗牙哦!”




有些好笑的看了他一眼,怎么还有人显摆自己牙齿的。“送给你啦!别丢了啊!”他自己却开心得很,一把把牙齿塞进了我的手心,“我现在是大孩子啦!小轻你以后要跟着哥哥混哦~”看他一脸嘚瑟的样子,我实在有些不忍心打击他,[我已经掉了过两颗牙了。。]然后看他的脸瞬间垮下还倔强的假装一脸严肃的样子,“那我也还是哥哥!”




小凯在我面前总是喜欢以哥哥自居,小区里的猴孩子们也被他几次三番的发飙教训得不敢再拿我开涮,所有的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我还是记得那个下午,那个让我嘲笑了他好多个春秋的奇葩事儿。




女孩子到了年纪总有那么些麻烦事儿,玩闹中,他发现我裙子后面的大片血迹,吓得“哇哇”大哭,只是高了我半个头,却硬是要抱着我去找他妈妈,满头大汗的跟他妈妈哭着说,“妈妈小轻要死了!快救救她!”那一次,阿姨几乎要笑岔气,一边安慰着哭得接不上气还苦苦哀求的他,一边帮我处理弄脏的衣服。




自从认识小凯以后,我也变成了他们家的常客,阿姨叔叔总是看着我叹气,我听见他们小声说过,这孩子太可怜,这么小,父母都不在身边陪着。其实,对于爸妈,我并没有太多的印象,只在模糊中见过栗色的波浪卷发,面容姣好的女人,和总是西装笔挺架着金属眼睛斯斯文文的男人,和他们各自身边目光不善的异性陌生人。记忆里,只有家里换了一个又一个的保姆。我不恨他们,虽然他们只是曾经爱过我。




时间总是过得飞速,我们也在玩闹中渐渐长大了,小凯越发的面容精致,他家楼下渐渐有了脸色桃红翘首以盼的小女生,他和我的话题也从好吃的好玩的东西渐渐变成了练习的辛苦和公司的严苛。他越来越耀眼,而我,一如既往的平淡无奇。




他忙得满世界跑,他不出现的这段时间里,公园新建了秋千,放学闲着没事,我就喜欢坐在上面晃荡两下,这里是这个大城市里难得的净土,没什么人经过,适合一个人静静的待着。身后突然被轻推了一下,突然荡高的秋千让我吃了一惊,赶忙回头,生怕又是哪个无聊的人在恶作剧。可只是一个回头,时间都仿佛停止了,小凯背着书包,笑眯眯的站在我身后,双手前伸,维持着推秋千的动作,他虎纹尽显,嘴角的虎牙衬托得面庞愈加的精致,“飞咯!”他大叫着又推了一把,颠颠儿就跑到了我面前,眼睛里亮晶晶的,“想我没~”心一下子剧烈跳动起来,不知道是因为秋千上的失重感,还是因为眼前的人。这是我的第一次心动。




双脚伸直在地上轻滑让秋千停了下来,小心蹦下去走到他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曾经一直保持半个头的身高差已经拉开了这么多,抬起手,在他饱满光洁的额头上轻敲了一下,[惩罚,让你捉弄我]。他却笑得开心,一把揽住我的肩膀,“今天我妈肯定做了不少好吃的,走,去我那儿吃。”那一年,他高一,正值最好的年纪。




“叶轻,你的设计稿入围了,恭喜啊!”老师把我叫去办公室,一脸的欣喜,这次全国服装设计大赛对我而言,是一个锻炼自己很好的契机。对着老师长鞠了一躬,这几年,他为了培养我也花了不少的心血。




[我入围了!]小凯乖乖做他的高中生,我却一头扎进了服装设计学校,期待着将来能有机会让他穿上我的设计,光是脑补,也知道他肯定帅炸了。“哇塞!小轻你牛啊!拿到名次哥奖励你一顿大餐!”信息刚发过去没几秒钟,一条语音就戳了过来,声音小小的不清楚,BGM是老师在讲数学题的声音。[王俊凯你胆儿真大,上课还有本事发语音。]“我开心!任性~”他总是这么温暖的存在着,以致我总是暗自庆幸着,何德何能,能认识这样好的他。




接下去的好长一段时间,我忙得不可开交,日日夜夜的就是改稿,改稿,改稿。每天睡着醒来,眼前都是一幅幅类似又不尽相同的画稿,烦躁却又无可奈何。




【全国服装设计大赛  重庆妹儿拔得头筹】那天的重庆日报的头条大概是这样写的,一个多月后,我云里雾里,就收到了一份法国ESMOD的offer,仿佛一只丑小鸭,一步登天。




在我犹豫着要不要去的时候,小凯找到我,说什么都要我去,[得好几年呢。]和他待久了,我怕自己会不习惯身边没有他的生活。“你总要学会长大的,我不可能护着你一辈子。”他的语气斩钉截铁,态度坚决,一副我不去就跟我老死不相往来的模样。无奈只能办好全部的手续,四年而已,很快的。




出发前的那个晚上,门却被他“咚咚咚”一阵乱敲,打开门,千玺和源源架着一身酒气的他朝我耸耸肩,无奈的表示,这兄弟这几天都是在硬撑呢。扶他到沙发上躺下,王俊凯你能耐了,高中就敢这么喝酒。。千玺和源源撤了,硕大的房子里剩下我和他。他躺在沙发上,似乎睡得很平静,长长的睫毛却不受控制的颤动着,像两只黑色的蝴蝶,在台灯昏暗的光里,脆弱得让人心疼。




伸手擦掉了他眼角不经意滑下的眼泪,[知道你没睡着,别装了。]他睁开眼,眼睛红红的,满是委屈和不舍,皱了皱眉,他一把把我拉进了怀里,力气大的出奇,然后就“哇哇”的哭开了,仿佛变回了小时候,那个不懂事的孩子。轻拍着他的后背,喉咙里也忍不住有些哽咽,“好好学,学完了早点回来知道没有。”哭了好一会儿,他抽噎着,语气依旧倔强。[好。]拿纸巾,想要帮他擦掉糊了满脸的眼泪,“不许和法国男人好上!”举起的手却被他紧紧攥住拉到心脏的位置,[好。]低头轻笑,我知道,这一刻开始,我再也逃不出这个专属于王俊凯的漩涡。




国外的生活,并没有想象中的艰难,身体语言有时候比发出声音的词汇更容易让人理解。四年,几万张画稿,每一张,我脑子里的主角都是那个笑起来嘴角会露出虎牙的少年。导师对我的作品总是表示惊叹,毕业成衣,更是博得了满堂彩。当那个世界知名的时尚品牌找到我的时候,我居然一点儿都不惊讶。签约设计师,多吸引人的条件,就在所有人都认为我会欣喜若狂的一头扎进设计事业中的时候,我的行为却让每一个人都大跌眼镜,没错,我拒绝了。因为我答应过他,四年以后,我要回去。




再一次看见高高站在舞台上上的他,他仿佛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那么霸气的控制着整个舞台,有些王者般的陌生气息。但看见我的一瞬间,他眼睛里面的惊喜还是让我找回了记忆里那个年幼的他。[你们身上的衣服,是我设计的哦。]满意的看着他们三个人身上剪裁完美的衣服,心里说不出的开心。“这不是L牌嘛?”小凯眼睛里亮亮的,[我毕业设计的三件成衣,版式被L牌买走了,不过你们三个,是全世界第一个穿上他们的。]我继续定定的看着他,移不开视线。“怪不得L牌会主动赞助,小轻你很棒呀!”千玺笑着,很机智的拉着源源走到了一边。




“过得好吗?”无人的角落,他轻柔的把我环进臂弯,我摇摇头,你不在,不好。“我想你了。”他埋头,有滚烫的水滴滑进我的脖子里,伸手回抱住他,四年的故作坚强一瞬间如同粉尘一般消失殆尽,我也想你了,王俊凯。




[我想学说话。]盘坐在地上,小凯侧身躺在我旁边撑着头,一脸的疑惑,“这个怎么学?不能说话也没关系啊,我又不嫌弃。”摇摇头,[我不是天生不能说话的,是小时候爸妈离婚受到了刺激,不愿意说话才渐渐不会说的。]比划了一会儿,我也有些颓废,可是已经努力了这么多年都没成功过,想要学会肯定很难。“那我们慢慢来,你先学我的名字~”他夸张的发出王俊凯三个字,我张口,却依旧没有声音。“没事没事,你口型对了,慢慢就好了。”拍拍我的肩膀,他笑着安慰我,点点头,也只能这样了。




“小轻,你说我要是以后不在了,你还结不结婚啊?”他刷着微博,突然一本正经的凑到面前问我。[不知道诶,你呢?]奇怪他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我和这个说的一样~”他把手机举到我面前,上面只有一句话,【我亦只有一个一生,不能慷慨赠与不爱的人。】伸手又敲了一下他的额头,[你都在看什么奇怪的东西。]他笑笑,坐起来,把我抱的很紧,“你不能离开我,我可不想孤家寡人。”傻瓜。




那个早上,天好蓝好蓝,小凯昨晚和我求婚了,开心的无法自已。一觉醒来,更是欣喜若狂,我的嗓子,居然能发出些细微的声音。整个世界仿佛都在眷顾我,连空气中的风都夹杂着腥甜的味道。




我也永远忘不掉那个早上,迎面而来的车,带着风,将我的裙摆拂动出殷红的色调。




美好的一天总是要发生些不完美的事情,才会让人印象深刻,不是吗?




眼前一阵模糊一阵清晰,天花板上惨白的灯光照得我一阵阵的恶心。“叶轻!叶轻!你睁眼看看我!小轻!”耳边很吵,小凯的声音有些歇斯底里,眼睛上有滚烫的液体滴落。努力的睁开双眼,小凯的脸哭得通红,他抓着我的肩膀不住的摇晃着,“你不许死!不许出事!我们要结婚了!要结婚了啊!”吃力的抬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带着血迹在灯光下忽闪忽闪,真美。




小凯的眼睛蔌得睁大,颤抖着握起我的手,“王俊凯。。”我听见自己的喉咙里发出微不可闻却十分清晰的声音,他有些不可置信,凑近过来,“王俊凯。。”挣扎着,感觉有血顺着气管溢上来,呛得我直想咳嗽。[我爱你。]几乎是迷恋的看着他的眼睛,我已经发不出声音,我爱你,口型我学会了。“你现在这样说算什么!你快起来!别睡!医生!医生!医生!”眼前的一切越来越模糊,小凯的声音又开始歇斯底里起来。“嘀————”听见自己的生命监护仪发出刺耳的声音,这,就是死亡啊。




【若干年后】




“我的恩师啊,是王俊凯王老先生,在演艺圈里,多亏了他老人家的栽培,我才能站稳脚跟。”访谈节目里,是中年男子意气风发的样子,“我之前帮他整理遗物的时候,发现了一样东西。”




男子拿出一本封面已经破旧的笔记本,打开第一页,阳光的少年嘴角露出虎牙,面容清秀的女孩儿也眉眼弯弯,两个人笑得满脸幸福,中年人叹了口气,直接把本子翻到了最后一页,是笔锋有力的几行字。




【轻 ,我不信神 ,可是这些年我多希望真的有上帝,我想亲自问问他,为什么他都把声音还给你了,还要把你从我身边带走,这次算我等你,因为我说过,我的一生,不能慷慨赠与我不爱的人,这次原谅你,不过下次,该你等我了】




                                       《声音》·全文完




ps:入坑一周年了~撒花!今天晚上又能看儿子了~开心!